严厉打击商标恶意注册 规范市场正当竞争行为

文章作者:广州商标代办 文章来源:广州商标注册 发布日期:2019-06-04 15:01:44

严厉打击商标恶意注册 规范市场正当竞争行为
一、恶意注册的概念解析
“恶意注册”为一不确定法律概念,目前法学界还在笼统、模糊的意义上使用这个词汇。按照一般的法律逻辑分析,从主客观两个方面分析“恶意注册”的含义:主观方面,包括“明知”或“应知”他人商标的情形或者“不以使用为目的”,客观上表现为“违反商业道德或行业惯例,申请注册商标的行为”。 在分析申请人是否有恶意时,往往通过客观行为来推断,而行为事实也是唯一可以量化的要素。
严厉打击商标恶意注册 规范市场正当竞争行为
目前,比较统一的观点是“恶意注册”客观方面包括四个方面:
第一,不当攫取他人声誉的注册,即俗称的“搭便车”;
第二,意图阻止在先权利人进入市场而进行的注册,这里既包括阻止外国在先权利人进入中国市场,也包括阻止本国在先权利人进入新行业市场;
第三,缺乏真实使用意图的大量申请注册行为,即通常所说的“囤积注册”;
第四,基于从在先权利人处获取经济收益而为的注册。
 
二、新的商标法修正案实施——严厉打击恶意注册商标行为
2019年4月23日,第十三届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第十次会议通过了对《中华人民共和国商标法》作出修改的决定,修改的内容主要分为两个部分:
1、打击恶意注册的行为;
《商标法》第4条增加“不以使用为目的的恶意商标注册申请,应当予以驳回”,同时在第33条和44条分别相应增加了“任何人认为违反第4条规定的,可以向商标局提出异议”、“已经注册的商标,违法本法第4条,由商标局宣告该注册商标无效,其他单位或者个人可以请求商标评审委员会宣告该注册商标无效”。可以看出,法律对于不以使用为目的的恶意商标注册行为,采取绝对禁止的打击方式。首先,商标局在注册申请审查的时候,可以主动驳回;其次,一旦不小心通过商标局的审查,任何单位和个人可以针对这类商标提异议;最后,这类商标即使侥幸获得注册,任何单位和个人可以对其提无效宣告,而且商标局还可以职权主动宣告这些恶意注册的商标无效。
 
这些法律条文的调整将“恶意注册”作为绝对禁止注册的理由,打破了以往只有利害关系人才可以对已经初审公告的“合法”商标提异议的限制,引入“任何单位或者个人”这一主体,加强对“恶意注册的商标”的监管,让那些“恶意注册的商标”在任何时候都有充分的理由被驳回或者无效,无处“遁形”。
 
严厉打击商标恶意注册,除了通过“驳回、异议或无效”的方式规制申请人的注册行为,还从商标代理机构的角度规范代理机构的代理行为。
 
《商标法》第19条规定,“商标代理机构知道或者应当知道委托人申请注册的商标属于本法第四条规定情形的,不得接受委托”。商标法第19条作此修改,主要是因为绝大部分商标注册都是通过商标代理机构提交申请,或者有部分商标代理机构教唆申请人“恶意注册商标”,更甚者,有些商标代理机构成立的目的就是为了从事“抢注他人有一定知名度的商标”或者“恶意囤积商标”等违反商业诚信道德的行为。《商标法》第19条的修改规定在很大程度上可以遏制那些以营利为目的,帮助或教唆申请人“恶意注册商标”的行为。
 
2、提高商标侵权赔偿数额;
《商标法》第63条修改为“侵犯商标专用权的赔偿数额,按照权利人因被侵权所受到的实际损失确定;实际损失难以确定的,可以按照侵权人因侵权所获得的利益确定;权利人的损失或者侵权人获得的利益难以确定的,参照该商标许可使用费的倍数合理确定。对恶意侵犯商标专用权,情节严重的,可以在按照上述方法确定数额的一倍以上五倍以下确定赔偿数额”,“权利人因被侵权所受到的实际损失、侵权人因侵权所获得的利益、注册商标许可使用费难以确定的,由人民法院根据侵权行为的情节判决给予五百万元以下的赔偿”。
 
最近两次商标法的修改,连续提高了商标侵权的赔偿数额,2001年商标法修改,第56条规定“前款所称侵权人因侵权所得利益,或者被侵权人因被侵权所受损失难以确定的,由人民法院根据侵权行为的情节判决给予五十万元以下的赔偿”,2013年商标法修改,对于恶意侵害他人商标专用权的行为,第63条规定了“情节严重的,可以在按照上述方法确定数额的一倍以上三倍以下确定赔偿数额”、“权利人因被侵权所受到的实际损失、侵权人因侵权所获得的利益、注册商标许可使用费难以确定的,由人民法院根据侵权行为的情节判决给予三百万元以下的赔偿”。
 
从近两次的商标法修改来看,立法不断增加商标侵权的赔偿数额,提高侵犯他人注册商标专用权的侵权成本,保护商标权人的合法权益,维护消费者的利益和正当竞争的市场秩序。近年来,受市场和政策大环境的影响,知识产权保护不断受到重视,越来越多的商标所有人开始运用法律的武器维护自身的商标权利和品牌声誉,越来越多的商业主体开始重视商标,在商标使用过程中注意避免侵犯他人的商标权利。
 
过去较低的商标侵权赔偿数额,让很多侵权的商业主体在赔偿一定数额的费用后,继续使用他人享有专用权的商标,这说明较低的赔偿数额无法起到遏制商标侵权的作用。《商标法》连续提高商标侵权赔偿额,直至500万元,给司法裁判机关更多的自由裁量权,严厉打击侵犯他人商标专用权,恶意竞争的市场经营行为,增加了侵权人的侵权成本,让商标侵权人因恶意竞争付出更大的代价,将会在很大程度上阻挡商标侵权行为。
 
三、商标局发布2018年度典型案例——打击“恶意注册”是重头戏
2019年4月25日,“2019年国家知识产权局开放日”活动在京举办。启动仪式上,国家知识产权局商标局局长崔守东发布了2018年度商标领域典型案例:
No.1.打击不以使用为目的、大量复制摹仿他人商标行为的“MOTO RETA”商标异议案
 
No.2.打击违反诚实信用原则、利用商业合作关系抢注他人商标行为的“高山别庄”商标异议案。
 
No.3.打击在关联密切商品上恶意抢注他人商标行为的“卡深罕”商标异议案
 
No.4.打击抢注外国地理标志、误导公众行为的“奥福格”商标异议案
 
No.5.打击多次反复摹仿他人驰名商标、攀附他人商誉行为的“蓝色之诲”商标异议案
 
No.6.打击利用商标标志低俗暗示制造营销噱头、有害社会主义道德风尚的“叫个鸭子及图”商标驳回复审案
 
No.7.打击恶意借助公众熟知的商标声誉、以傍名牌为目的行为的“途牛”商标无效宣告案
 
No.8.打击利用合同、业务往来或者其他关系恶意抢注他人商标行为的“MASkin”商标无效宣告案
 
No.9.打击侵犯知名影视作品及其主角名称“在先权益”行为的“哈利波特Halibote及图”商标无效宣告案
 
No.10.打击大量申请注册与他人在先使用的知名品牌构成相同或近似的商标,且明显缺乏真实使用意图,以不正当手段取得注册行为的“1号店yhd.com”商标无效宣告案
 
从商标局公布的2018年典型案例来看,近年来商标授权确权案件倾向于打击恶意注册行为。绝大部分驳回、不予注册和无效的商标,申请人主观上都存在恶意,要么是“恶意囤积”商标,要么是攀附他人知名商标声誉。这种“恶意注册”现象背后折射出的是部分商业主体企图不劳而获的心理行为,违背了商业道德和诚实信用的行业惯例,不择手段地利用“恶意注册的商标”攫取非法利益。
 
随着立法的不断完善和行政审查经验的积累,商标局驳回程序、异议程序,商评委的评审工作可以有效打击这些投机行为。正如,这次《商标法》的修改,第4条,第33条,第44条新增内容便是商标局与商评委将日常工作中遇到的“恶意注册”情况及处理经验总结提炼,促进商标立法进一步完善,为日后打击“恶意注册”行为提供法律依据。
 
随着市场经济的发展和商标法制建设的不断完善,商业主体的商标意识逐渐增强,一方面主要表现在对已有商标的保护维权力度加大,当发现有人擅自注册或模仿自己的商标时,能及时拿起法律的武器维护自己的商标权益;另一方面表现为很多商业投机者看到了商标及其背后品牌的价值,盘算起了做“抢注或囤积商标做商标交易”、“傍名牌”、“打擦边球”的扰乱市场竞争秩序的非法行当。
 
商标局与商标评委的工作职能便是对于进入市场的享有专用权、并建立起一定商标秩序的商业标识进行监管,防止商标混淆误认的情况出现,同时注重严厉打击利用商标进行的不正当竞争,恢复正常的市场经营竞争秩序。
 
严厉打击商标恶意注册 规范市场正当竞争行为  目前中国经济想要进一步发展,迫切需要把知识产权保护放在重要位置。随着市场经济、法治经济的不断建设,对外开放不断扩大,国内涌现出许多优秀的民族品牌和区域知名品牌。同时,国外品牌的产品也源源不断地进驻中国市场。一个知名品牌从创立到占有相当份额的市场,倾注了一个企业太多的金钱、时间和心血,同样也凝聚了无数消费者的追随和信赖。品牌是企业的脸面,消费者“认品牌”是“看脸消费”。立法和行政工作“加强知识产权保护”是对知名品牌百年信誉的尊重,对消费者信赖利益的捍卫。此次,商标法修改、商标局发布典型案例,严厉打击“恶意注册”,提高侵权赔偿数额,是国家不断加强知识产权保护,打击恶意侵权释放出的强劲信号。

以上是关于严厉打击商标恶意注册 规范市场正当竞争行为信息的详细说明,有不明白地方可以咨询标当先,标当先乐意回答所有朋友的问题 咨询热线:13360558809 官网:www.yhb360.cn


  • 本文标题:严厉打击商标恶意注册 规范市场正当竞争行为
  • 本文链接:https://www.yhb360.cn/shangbiaofagui/676.html
  • 版权声明:商标注册由标当先原创,转载请注明:广州商标转让、商标注册首选标当先

    如有疑问请致电客服

    13360558809


    买卖商标?就找标当先!

    广州商标注册商标转让